一个职业白领的五年调教心路之十五(SM的宗旨是什么——从我的经历谈感受)

记得还是半年前,一位网上的好友和我谈起SM的宗旨,他希望了解我这样一个有着多年经验的M心目中的SM到底是什么。我想了一下回答他:SM从根本上来讲是一种不平等的人际关系,存在于异性或者同性之间,抑或个人与多人之间。这种关系并非天然和既定,而是通过后天的约定而形成,然后不断地通过各种手段(包括性)指向和强化这种不平等。具体到性关系这个范畴,它活动的方式、方法、手段,都是为了证明和深化彼此之间的不平等——一方拥有绝对的权力,另一方则完全没有自由的意志,以及独立地追求快乐的权力。这完全不同于现实生活中被普遍接受的人人平等的人际关系,在夫妻、情侣、个人与多人之间的情感及性关系中M并不被当作法律、伦理及道德层面的人来对待。因此,这种关系的确立,是必须在双方成年、心智健全,且完全了解此种关系的意义之后才能成立。
现在人们提起SM,更多地想到的是性虐待。其实从萨德侯爵开始,SM就具有浓厚的性色彩。我读过萨德的传记,他是法国大革命前夕具有叛逆精神的末代贵族,由于其异端的嗜好,遭遇多次监禁,禁欲又进一步强化了他的性偏好。书中写到萨德不仅喜欢虐待女性,更有鸡奸、自渎、观淫等多种癖好,其实从现在我们普遍认可的虐恋定义来讲,他并不是完全的施虐者。而其贵族的社会地位,又给他满足自己的癖好以客观的保证。他派自己的仆人四处寻找妓女来鞭笞和虐待,结果往往由于使用一些秘制的药物引起妓女身体不适而惹上官司。在法国大革命前后,他在监狱里度过了他的大半生。

历史上法国的封建制度,可能和我们熟悉的中国的封建社会不太一样,封地的农民和领主之间的人身依附关系更为紧密一些,在那个时候人和人,特别是两性之间的不平等,基本还是一种法律意义上的存在。现在来看,萨德把这种不平等引申到赤裸裸的性活动中来,还是有他的社会基础。
现在,萨德的年代早已过去,平等的观念深入人心,SM就更多地退居私人生活的范畴。对于真正的癖好者(非虐即无法唤起及满足者),这种方式是满足他们性取向和心理取向的唯一途径;对于爱好者(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唤起和满足者),这种方式是他们追求快乐和心理寄托的一种选择。惟其如此,参与者生理与心智的成熟才成为必须,而在关系确立之前双方对这种关系的全面了解和认同也是必要的。一方不得以隐瞒、欺骗、诱拐、强迫的方式使得另一方接受这种关系,否则就直接涉及到法律问题。同样由于私人的属性,双方的活动不得超越约定的范畴,给各自及相关的他人带来困扰。

可能在很多人眼里,今天的我谈起SM很轻松,好像我天然就是这个样子。在很多人的文章中,谈起调教也很轻松。有的人提到收奴,好像天然就有很多奴摆在那里,等着主人似的。其实从我自己的经历看,成为一个M并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,尽管到今天,我已经体会到其中的快乐,意识到自己的宿命,但在当时,也经历了巨大的心理挣扎,也许正是因为如此,我才有今天这样深的感受吧。 我在5年多以前遇到我的第一个主人,在此之前,我们已经是生活中的朋友,互相比较了解。他是那种沉稳镇定,不怒自威的男人,我幼有严父,所以对有权威的男人有天然的崇拜。当我们的关系进行到性这个阶段,他很坦诚地讲出自己的想法,并提出对我的要求。当时我的感觉真是匪夷所思,因为那时候SM还不像今天这样为更多的人知道,我觉得很恐怖,很抵触,又很茫然,不知道将来会怎样。但他很有耐心,从不强迫我,只让我自己选择。最初的调教进行得很艰难,我时常半夜跑出去,在湖边哭泣(他住别墅),很无助,觉得若不接受,就会离开他,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。难受的时候,甚至坐车离开,半路又返回,那种心理上的挣扎真是不足为外人道。他收藏有许多电影,多是大导演拍的艺术电影,而我是个感性而敏感的女人,这可能更对我的路子。看《O娘》,城堡、女奴、调教的场景都很美,一点也不猥亵,这很吸引我,尤其看到O在自己男友的怀中被别的男人QJ,而男友在她耳边说“我爱你”时,我被深深地震撼了。影片中有女奴姿势的训练和矫正,我就很自然地接受了,这些训练的效果一直持续到今天。还有《上海异人娼馆》中,女奴被绑在镜子前面,她的主人和另一个女人做爱,这个场景让我感到非常性感刺激。还有在主人的注视下,女奴被陌生的男人玩弄。在以后的调教经历中,每逢遇到类似情景,我都很兴奋。
差不多半年之后,我的M倾向就很明显了,在普通的性爱中,我喜欢越来越多地加进SM的因素。后入的时候,我恳求老公用竹板打我的屁股,因为这样会让我更兴奋。我请他用绳子捆住我,蒙上我的眼睛,堵上我的嘴,用脚来踩我、碾我,这样让我很舒服。开始他还觉得很新奇,后来就嫌繁琐而放弃,并开始怀疑我从哪里培养的爱好,我只好说自己在网上无师自通。我很喜欢待在地板上的感觉,可能是因为和第一个主人在一起时,我有大量的时间待在地上。
到现在,我也很感谢我的第一个主人,我觉得他具有真正的人格魅力,让人崇拜,他的耐心和中规中矩的调教真正发掘出了隐藏在我内心深处的东西。他让我意识到,成为一个M对我来说是必然的,若不是他就会是别人来给我打开这扇门。

留言

等待许可的留言

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
2010-10-22 16:02 | # | [ 编辑 ]

发表留言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

http://emilymm.blog128.fc2blog.us/tb.php/23-5fa8b7ca

 | 主页 |  page top